战王归家,妻子被欺凌,女儿住狗窝,他一声令下十万将士奔来!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6-09  来源:免费学习网  责任编辑:爱学  浏览次数:607
核心提示:红色旗帜和龙魂旗之下,耸立着一位年轻人!他剑眉星目,身健体拔。 这一天,他彻底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楚天骄!拿到了域长证
红色旗帜和龙魂旗之下,耸立着一位年轻人!

他剑眉星目,身健体拔。 

这一天,他彻底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  

楚天骄!拿到了域长证书!这是龙魂的标志。

为了这个,楚天骄努力了足足十年。

从入伍开始,一直到现在。  

从一个战争小兵,到现在的一代战神。  

楚天骄拥有着让别人羡慕的一切!  

龙魂,华夏最神秘,最高等的组织。它不为人所知,它承载着整个国家的重要使命。

它是真正的强力机关,他代表着超等的战力。

它,不存在权力制衡!

整个龙魂的人,很少!

具体有多少人,楚天骄也不知道。

但每一位龙魂的成员,都有着扭转一场小型战争的能力。它是国家隐藏于暗处的终极力量。  

但是,今天他却是要退伍。

这一切,只因为一个女人!

……

“十年,我对得起国家,对得起南域,但我对不起我的家人,还有我的……妻子。”

楚天骄眺望远方,神色微起波澜,缓缓说道。

提起家人和妻子,他的眸中不由浮现一抹愧疚之色。

十年戎马的军旅生涯,楚天骄只回过家一次。

那便是三年前,父亲楚雄突发重病,生死攸关。

为了满足父亲最后的遗愿,他和一个名为林诗瑶的女子登记结婚,连婚礼都没办。

简单处理这些事情以后,楚天骄又匆匆赶回南域。

连他父亲过世的时候,他都没能赶回去送他最后一程。

这一别,又是三年了。

如今南域趋于平稳,他可以功成身退,回家看看,陪陪妻子。

就算替他守了三年活寡的妻子不能原谅他,也要回去给人家一个交代。

……

两天之后,江川机场。

楚天骄背着朴素的迷彩背包,从机场里走了出来。

他看着东海的天空,呼吸着家乡的空气,心情舒畅,也有一点紧张。

家,久违了!

荣归故里,楚天骄也不想搞什么大排场,能低调则低调。

所以,并没有任何一个人来接机。

连他的妻子也没来接机。

毕竟,林诗瑶和楚天骄并没有相处过,只是登记结婚,知道彼此的姓名,其它一概不知。

刚刚登记完,两人都没能一起吃个饭,楚天骄就着急赶回南域。

要说林诗瑶没有怨言,那是不可能的。

她还认不认这个老公,还说不定呢!

楚天骄返回江川的第一件事,就是前去楚家祖宅,祭拜父亲楚雄。

走出机场以后,楚天骄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楚家祖宅。

当楚天骄赶到楚家祖宅的时候,看到一个身穿白色长裙,身段婀娜,面容娇美的女子,显得有些站立不安。

她,便是楚天骄的妻子,林诗瑶!

她得知楚天骄今天回来,并且会先前来祭拜楚雄,所以便赶来这边等他出现。

三年了,整整三年了。

对于这次见面,林诗瑶幻想了很多场景,准备了很多台词。

但她现在依然无比紧张,还有一点怨忿。

虽然只见过一次面,但楚天骄依然记得林诗瑶的样子。

她依然这么美丽,宛如一朵白莲,出淤泥而不染。

他径直走了过去,来到林诗瑶面前。

“林诗瑶!”

楚天骄看着这个名义上的妻子,露出一抹微笑,礼貌打招呼。

林诗瑶看着出现在面前的楚天骄,有点不敢相信。

原本准备了不少台词,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她的眼眶突然就红了。

下一个瞬间,林诗瑶扬起右手,狠狠甩了楚天骄一记耳光。

这一记耳光,就是她三年来所受委屈的宣泄。

“楚天骄,你怎么还有脸回来,你怎么不死在外面算了?”

林诗瑶歇斯底里冲着楚天骄吼了起来。

眼泪也瞬间夺眶而出,沿着脸颊滑落。

她在心中无数次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

但她还是失态了。

守了三年活寡,第一次见到自己的老公,谁能不失态?

被林诗瑶抽了一记耳光,南域龙王丝毫不恼。

和她三年来所受的委屈比起来,这一记耳光又算得了什么。

“林诗瑶,我对不起你!”楚天骄缓缓说道。

听到这话,林诗瑶哭的更加厉害,梨花带雨,连妆容都哭花了。

今天,楚家祖宅倒是很热闹。

基本上,身在江川的楚家族人,全部赶来了。

楚家在江川不算大族,但也是有点名气的。

他们可是得到了消息,楚天骄今日回来,会前去祖宅祭拜楚雄。

他们都打算看看这位消失十年的楚天骄,到底混成什么样子。

听到林诗瑶那歇斯底里的声音,一众楚家的晚辈,纷纷从祖宅里出来。

他们知道,楚天骄已经到了。

当楚家的晚辈来到祖宅外面,看到楚天骄那身朴素得跟个农民工打扮时,不由笑了起来。

不过,他们的笑容都是嗤笑,透着毫不掩饰的嘲讽之意。

“楚天骄,你这混得够惨的呀,都可以去要饭了。”

“我要是没看错的话,你这身衣服是三年前你回来穿的那身吧。”

“哈哈哈,一套衣服穿了三年,有够节俭的呀。”

“我为混得人模狗样,没想到准备来的楚家乞讨的。”

一些楚家的晚辈认为楚天骄混的惨淡,便进行各种冷嘲热讽,丝毫不给半点面子。

“林诗瑶,你不要哭得太伤心,楚天骄在外面混的差,你也不用担心。

反正你跟他也没有什么,和他离婚跟我便是。

我对你的心意,你还不懂吗?”

一个西装革履,三十岁左右,身材中等,长相并不出众的男子,走到林诗瑶身边,阴阳怪气的说道。

他便是楚家的长孙,楚恒的儿子——楚天仁。

也是楚天骄的大哥。

但是他经过楚天骄身边的时候,连正眼都没看后者一眼。

完全忽略了这个三弟!

而且,他这是要当着楚天骄的面前,挖楚天骄的墙角。

他想要勾弟媳!
第2章 归来已是阴阳相隔
听到楚天仁的话,林诗瑶的脸色有些难看。

以前楚天骄不在,别人对她说这种话,她咬咬牙忍下来便是。

可是如今,丈夫就在自己身边,楚天仁还说这种难听的话,林诗瑶肯定会不爽。

楚天仁这番话,不仅仅是轻薄林诗瑶,更是羞辱楚天骄。

“楚天仁,你不要乱说话,我可是有夫之妇。”林诗瑶有些微恼的说道。

同时,她看了旁边的楚天仁一眼,发现楚天仁没有丝毫生气,连为她出头的念头都没有。

林诗瑶心中不由一阵失望,觉得楚天骄简直就是废物。

别人当着你面前轻薄你妻子,你竟然还能无动于衷。

看到楚天骄没有驳斥楚天仁,周围的楚家子弟不由嗤笑起来。

“果然是个废物啊,哈哈哈~~”

“在外面混了几年,怕是混成绿毛乌龟了。”

“林诗瑶,我要是你的话,今天就把婚离了。”

楚家众人之所以如此不待见楚天骄,敢于这般冷嘲热讽。

那是因为楚天骄和楚家并没有真正的血缘关系。

他只是楚老太三子楚雄的私生子。

因为楚雄已经去世,而楚天骄又很少待在楚家,楚家子弟自然不怎么待见他。

而且楚天骄在这种时候回归楚家,让这些楚家子弟认为,他在外面混不下去,想要回楚家争夺一份家产。

楚家子弟认为,楚家家产还不够分呢,怎么那么能够忍受一个外人回来分家产。

听着楚家子弟这些难听的话,楚天骄神情不变,没有丝毫恼怒。

身为南域龙王,更难听的话都听了无数,拥有海纳百川的气度。

这些人的污言秽语,岂能让他动怒。

对他而言,这些人不过蝼蚁罢了。

天上的神龙会在意尘埃里的蝼蚁?

“我进去祭拜父亲。”

楚天骄淡淡说了一句。

说罢,他迈开步伐,向着楚家祖宅里面走了进去。

在祖宅里面,聚集着楚家的中流砥柱。

看到离家数年,才归来一次的楚天仁,楚家的这些中流砥柱,都没有什么好的脸色。

他们交头接耳,讨论着楚天骄此次回来的目的。

大部分人都认为,楚天骄此次回来,都是冲着分家产来的。

有了这样的想法,他们看待楚天骄的眼神,变得更加不友善了。

分家产,就相当于跟他们抢钱。

“在外面混不下去了,就想回来争夺家产,真够可以的。”

“楚雄真是养了一条白眼狼啊。”

“我倒是很佩服他,脸皮够厚,哈哈哈~~”

对于这些话,楚天骄充耳不闻。

他径直走进祖宅祠堂,看着父亲楚雄的灵位,眼眶不由湿润了。

如果没有楚雄,哪有今日的楚天骄,哪有今日南域龙王。

可惜,他还没能尽孝,父亲撒手人寰了。

“父亲!”

嘭、嘭、嘭!

楚天骄跪在楚雄的灵位前,直接磕了三个响头。

站在祠堂外面的楚家众人,听到这磕头声音,都有点被吓到了。

这哪里是磕头,简直就是自残。

不过,他们都觉得,楚天骄就是在演戏,上演苦肉计,博取同情。

当三个响头磕完,地板上的瓷砖出现了不少裂痕。

磕完头以后,楚天骄给楚雄上了香,敬了酒,还点了楚雄生前最喜欢抽的烟。

“爸,你以前还说等我从军归来,和我把酒言欢,不醉不归。

谁能想到,当我回来,你我已经阴阳相隔了。”

楚天骄看着楚雄的灵位,伤感说道。

他还想和父亲分享,他这些年在外面的经历。

如何深入敌营斩首,如何死里逃生,如何成为南域龙王。

他想和父亲促膝而谈太多太多,却再没有这个机会了。

他想起父亲的坚毅背影,想起父亲的音容笑貌。

他想听父亲再喊他的名字。

天骄!

然而,再也听不到了。

两行眼泪从楚天骄眼中滑落。

“楚老太来了。”

祖宅外面传来一个声音。

江川楚家能够有今日规模,楚老太可是居功至伟。

看到楚老太前来,楚天仁没有迟疑,立即小跑过去,伸手搀扶老夫人。

楚天仁可是楚老太的长孙,从小就受宠。

楚天仁虽然没有什么能耐,但很会讨楚老太欢心。

因为楚家二代无能,等到老太婆彻底退下来,楚天仁有很大几率顶替她的位置,执掌楚家企业。

听闻楚老太到来,楚天仁从祠堂里退出来,前去给奶奶问好。

楚家众人虽然不把他当做一份子,但他不会不认奶奶。

“天骄,见过奶奶。”

楚天骄来到楚老太面前,九十度鞠躬问候。

楚老太看着眼前这个名义上的三孙,眼中没有什么波澜,脸上没有喜悦之色,反而有一丝厌恶。

连她都认为,楚天骄此次回来,极有可能是争夺家产的。

如果他父亲还活着,那一切都好说。

可是已经死了,死了快三年了,他现在还回来做什么?

楚老太可不会容许楚天骄回来分家产。

“天骄,你这几年在军中混得怎么样?可有闯出什么名堂?”

楚老太看着楚天骄,有些冷冽的问道。

“还行。”楚天骄淡然回答。

楚天仁虽然没啥能耐,但是跟不少人打过交道,察言观色还是有懂点的。

他看出楚老太见到楚天骄并没有喜悦,听出楚老太语气的冷冽。

既然楚老太都不待见楚天骄,他可不介意跟着踩两脚。

“还行是什么意思?是上校还是大头兵?”楚天仁追问。

有了楚天仁带头,其他人也跟着冷嘲热讽了。

“你不看看他这身衣服,还是三年前回来时穿的,能混出个什么样。”

“如果他能当上少校,部队起码会派专车接送,他刚才回来,还是打的出租车。”

“我听说少尉都能自己开专车回来,从军十年,连个少尉都当不上,啧啧啧~~”

“楚天骄,你在部队当了十年的大头兵,勇气可嘉啊!”

楚天骄神色依旧,不以为然。

这些人口中所说的少校、上尉,连给他提鞋都不配。

听着楚家子弟这番言语,楚老太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她心中虽然不认这个孙子,但是楚天骄顶着这个名号。

在众人面前这般丢脸,那就是丢楚老太的脸,让楚老太脸上无光。

楚老太是最要面子的。

“楚天骄,你该不会从军十年,都是在养猪吧?”楚老太冷声问道。
第3章 你就是个窝囊废
“差不多。”楚天骄从容说道。

只不过,他所养的都是骁勇无比,精忠报国的“猪”。

都是捍卫泱泱华夏的“猪”!

只是这些,说了谁会相信?

楚老太还指望楚天骄给他一个惊喜的回答,能够让他长长脸。

可是听到楚天骄的话,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

楚老太简直气炸了。

“楚天骄,你爸送你从军,你却在军营养猪十年!

你对得起你爸吗?”

楚老太拿着拐杖指着楚天骄,气愤的吼了起来。

她差点就控制不住自己,一拐杖抽在楚天骄的脑壳上了。

楚天骄简直让她失望至极。

如果楚天骄在军中出人头地,楚老太倒是能视他为孙子。

可楚天骄只是个养猪的,楚老太没有直接将他赶出楚家,已经算是客气的了。

林诗瑶站在楚老太身边,同样觉得丢人,心中怨愤,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本来还幻想,楚天骄从军十年,能够出人头地。

谁想到他竟然是个养猪的。

在军营养猪就不是养猪户了吗?

谁会觉得老公是养猪的是件光荣的事情!

听到楚天骄是在军营养猪的,楚家祖宅里的众人皆是忍俊不禁,哄然大笑。

“少年从军,养猪十年,哈哈哈~~~”

楚天仁忍不住笑出声来。

这一下,他更加不用担心,楚天骄能够和他争夺林诗瑶了。

但凡林诗瑶有点上进心,都不会看上这个废物吧。

只要楚天仁再在林诗瑶父母那边煽风点火,保证林诗瑶很快就会和楚天骄把婚离了。

看到楚家众人哄堂大笑,楚老太更是觉得丢脸,再不看楚天骄一眼。

“楚天骄的事情到此为止,接下来我要宣布一件重要的事情。”

楚老太转身面对一众楚家子弟,沉声说道。

说起正事,楚老太整个人的精气神为之一变,目光灼灼,透着锋芒和霸气。

听到此话,楚家众人纷纷停止对楚天骄的讨论和嘲笑,聚精会神等待楚老太的后话。

“我在这里正式宣布,从下个月1号开始,楚天仁正式出任楚氏集团总经理一职。”

“林诗瑶行政经理一职不变,同时兼任总经理秘书。”

楚老太一口气宣布了两个人的任命。

楚氏集团,乃是目前楚家最为赚钱,也是最有前景的企业。

身为楚老太的长孙,楚天仁出任楚氏集团的总经理一职,大家都觉得无可厚非,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不过,让林诗瑶兼任总经理秘书一职,这可就耐人寻味了。

这简直就是给长孙找媳妇的节奏。

在场众人看向楚天骄的眼神,可都是毫不掩饰透着绿光啊。

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哪能没点绿?

“奶奶,我身为行政经理,每天已经很忙,如果再兼任总经理秘书,怕是忙不过来了。”

林诗瑶本来想要直接反对这种任命,但还是委婉说出来。

“如果是因为太忙的话,那就不做行政经理,专心做总经理秘书吧。

林诗瑶,你的工作能力是有目共睹,只有你辅助天仁,我才能更加放心。”

楚老太微微沉吟,缓缓开口说道。

他这是铁了心要撮合楚天仁和林诗瑶。

林诗瑶忍不住看了楚天骄一眼。

她希望在这种时候,楚天骄能够站出来说句话,反对楚老太这个决定。

他要是再不吭一声,这个绿毛龟的名号,怕是要坐实了。

“楚天骄,这些年以来,你从来没为楚家,为楚氏集团出过一份力。

你爸去世,还是林诗瑶帮忙操持丧事。

现在你老婆可以为楚氏集团出更多力,你可有什么意见?”

楚老太依然不看楚天骄一眼,冷声说道。

楚天骄站在祖宅大厅当中,周围楚家族人看着他的眼神,皆是透着冷嘲热讽之意。

林诗瑶觉得楚天骄有点可怜,受人冷眼,遭人唾弃。

但她同时希望楚天骄能够为自己说句话。

她希望楚天骄能够反对这个任命。

“我没意见。”

楚天骄缓缓说道。

林诗瑶的眼眶再次红润起来,心中觉得无比委屈。

觉得眼前这个男人,果然是个废物。

啪!

林诗瑶再次抬起右手,在大庭广众之下,给楚天骄来了一记耳光。

“楚天骄,你就是个窝囊废!”林诗瑶愤怒说道。

大厅里的楚家众人,丝毫没有怜悯楚天骄,有的只是幸灾乐祸。

“你们可还有其它意见吗?如果没有的话,就这样决定了。”楚老太开口说道。

他现在可是楚家掌舵者,可是金科玉律,谁敢有异议。

林诗瑶的任命就这样定了下来。

林诗瑶现在只感觉丢脸丢到家,又觉得非常憋屈,根本无法继续待下去。

“跟我回家,我爸妈要见你。”

林诗瑶冷冷看了楚天骄一眼,丢下一句话,便向着祖宅外面走出去了。

楚天骄没有说话,默默跟在林诗瑶身后,走出招架祖宅。

此次返回楚家,楚天骄基本上都预料到这些事情,所以并不恼怒。

他只是觉得,有些对不起林诗瑶,让她跟着被人冷嘲热讽。

楚家众人看到楚天骄离开,没有半点挽留的意思,依旧是幸灾乐祸。

他们压根没有把楚天骄当做楚家人,自然不会有好脸色。

走出楚家祖宅,林诗瑶径直朝停车位走去,打开大众的车门,气呼呼的坐进驾驶座。

楚天骄也没有说什么,自觉打开车门,坐进副驾驶座。

似乎是为了发泄心中的怒火,林诗瑶狠狠一脚油门下去,大众直接呼啸而出,差点撞上迎面行驶而来的一支车队。

这是一支来自部队的车队!

这支车队一共有十辆车,其中九辆是越野车,还有一辆卡车。

越野车上都是坐姿挺直的士兵。

开车上蒙着一块绿布,不知道运的是什么东西。

差点撞上部队的车队,可是把林诗瑶吓了一跳,连续拍了几下匈脯,才慢慢平静下来。

不过,这支来自部队的车队停在楚家祖宅外面,倒是让林诗瑶极为诧异。

“这么多部队的人来祖宅,该不会出了什么大事吧?”

林诗瑶纳闷自语,心情不由紧张起来。
 
 
关键词: 战王
 
[ 新闻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资讯
点击排行
 
学习网 | 新闻资讯 | 工作学习 | 行业动态 | RSS订阅